首页 > 旅游

奴隶、殖民者与死亡之舟:黄热病的第一次全球大爆发

本文作者Billy G. Smith系美国蒙大拿州立大学历史、哲学与宗教研究系杰出教授,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取得博士学位,研究方向包括疾病史;人种,阶层与奴隶制;早期美洲史与地理。这是作者在纽约医学协会(The New York Acade

原标题:奴隶、殖民者与死亡之舟:黄热病的第一次全球大爆发

本文作者Billy G. Smith系美国蒙大拿州立大学历史、哲学与宗教研究系杰出教授,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取得博士学位,研究方向包括疾病史;人种,阶层与奴隶制;早期美洲史与地理。这是作者在纽约医学协会(The New York Academy of Medicine)网站上为自己的专著《死亡之舟:一场改变大西洋世界的航行》(Ship of Death: The Voyage that Changed the Atlantic World,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3)所写的介绍。经作者授权,本文由武汉大学历史学院刘可涵翻译,杜华校对。现标题为编者所拟。

Billy G. Smith. Ship of Death: The Voyage that Changed the Atlantic World. New Haven, CT: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3.

禽流感、Sars、马尔堡出血热(Marburg)、埃博拉(Ebola)、艾滋病和西尼罗河热(West Nile Fever),这些疾病都是经动物或蚊虫传播给人类,可能很快就杀死这个星球上的大部分人类。但更有可能的是,我们中的大多数能够在这样的世界性瘟疫中存活下来,我们现在甚至已经高度意识到,另一场类似的瘟疫随时可能爆发。这篇文章聚焦于历史上的瘟疫问题,试图描绘一场几乎不为人知的死亡之旅和一种改变了大西洋沿岸诸多群落和国家(今天的历史学家所谓的大西洋世界)的疾病。本文将追溯一艘帆船的旅程,它意外地造成了一场流行病学悲剧,由此改变了北美、欧洲、非洲和加勒比群岛的历史。正是这艘帆船促成了黄热病第一次大范围爆发。

1792年,汉基号(Hankey)与另外两艘船驶往西非临近海岸的岛屿博拉马(Bolama),船上有三百多名来自英国的激进分子,他们怀揣理想主义的废奴理念,试图在这个岛屿上建立一块殖民地,通过雇佣而非奴役黑人来逐步削弱大西洋奴隶贸易。但是,糟糕的规划和热带疾病,尤其是一种可能由岛屿上的大量猴子传染而来(以蚊虫作为传染载体)黄热病的强毒株,使得大量殖民者死亡,将他们的雄心变成一场悲剧。

汉基号。图片来自《死亡之舟:一场改变大西洋世界的航行》

图片来自《死亡之舟:一场改变大西洋世界的航行》

1793年初,大多数殖民者已经撒手人寰,幸存者们因入侵土著民族比贾哥人(Bijagos)的土地而遭到抵抗,于是汉基号尝试着返回英国。不过,因船上瘟疫肆虐,缺少健康的水手,以及担心被敌对的法国舰船拦截,殖民者们借着信风到达加勒比海地区的格林纳达(Grenada)岛。他们和水桶中滋生的蚊子将黄热病带到港口,很快,疾病便传遍了整个西印度群岛。数月之后,英国军队就将抵达圣多明各(今海地)镇压当地的奴隶叛乱。英军和随后到来的法军由于黄热病而大批死亡,这是海地奴隶革命能够成功的原因之一。在加勒比地区的惨败,促使拿破仑将路易斯安那的大片领土出售给美国。他转而向东扩张自己的帝国,由此改变了欧洲与美洲的命运。

汉基号上的死者名单,图片来自《死亡之舟:一场改变大西洋世界的航行》

在汉基号靠岸西印度群岛的几个月后,商船与难民船只把感染了黄热病的乘客与蚊子运到了美国在当时的首都费城。由此导致的瘟疫造成了五千人死亡,并迫使当地成千上万的居民逃离家园,其中也包括了乔治·华盛顿、托马斯·杰弗逊和其他重要的联邦政府领袖。州、市和联邦政府全部崩溃了,只剩下那些个体公民来挽救首都。与此同时,医生就“布拉马热”(当时很多人对这种瘟疫的叫法)是一种新病,还是在西印度群岛常见的黄热病的一个毒性更强的变种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医生们也就这一疾病的起因与治疗方法展开激烈辩论,其中包括著名的本杰明·拉什(Benjamin Rush)等。他们大都对病人进行放血或者催吐疗法,但由于药品十分原始,这些疗法往往弊大于利。

从左到右依次为:阿布萨罗姆·琼斯(Absalom Jones)、安妮·萨维尔(Anne Saville)和理查德·阿伦(Richard Allen)。图片来自原文。

很多人挺身而出,去帮助他人和拯救城市,其中包括刚刚涌现出来的自由非裔美国人群体。在阿布萨罗姆·琼斯(Absalom Jones)、理查德·阿伦(Richard Allen)和安妮·萨维尔(Anne Saville)的带领下,费城的非裔美国人们自愿去护理病人和掩埋死者,这在当时是十分危险的工作。许多非裔美国人和医生们暴露在携带了黄热病的蚊子之下,做出了最大的牺牲,死亡比例非常高。后来,当一位报纸编辑诽谤黑人所作的贡献时,琼斯和艾伦便在这个新国家的第一批非裔美国人出版物中给以激烈回击。

在美国历史上,黑人第一次在出版物上进行回应。牧师琼斯和艾伦出版小册子以回应指控。图片来自原文。

在接下来的十年中,黄热病向全球蔓延,并在每年侵袭美国的所有港口城市。在北美洲、南美洲、加勒比地区、南部欧洲和非洲等大西洋世界各个区域的大城市中,瘟疫也时常出现。除了其他的后果,这场灾难还让美国人担心城市是死亡的聚集地。正如托马斯·杰弗逊所言,美国的未来应该是自耕农居住的广袤农野,而不是熙熙攘攘的大都市。传染病也让美国的领导者下定决心将首都从死亡率很高的费城迁至华盛顿特区。

在历经曲折之后,汉基号终于返回英国,船员们被遣至皇家海军服役,他们中只有寥寥几人高寿。更重要的是,“非洲是白人的坟墓”这一印象在英国与法国变得更为普遍,非洲由此获得了一道防止欧洲入侵的屏障,直到治疗热带疾病的药品出现。在后来的半个世纪中,“布拉马热”依然徘徊在大西洋地区,造成从西班牙到非洲,从南美到北美的多次传染病爆发。随着医疗变得高度政治化,这场疾病的起源和疗法也引发了激烈的争论,而非洲人对黄热病免疫的这一错误观点,则成为19世纪早期种族主义的科学正当性的重要组成部分。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公社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30lou.cn/travel/19348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