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走进“后穆加贝时代”的津巴布韦,当地学者:应学中国改革开放经验

原标题:走进“后穆加贝时代”的津巴布韦,当地学者:应学中国改革开放经验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提起津巴布韦,许多中国人会想起“贫穷”“落后”等字眼,想起面额100万亿津元的蓝色钞票,想起今年9月6日刚去世的津前总统穆加贝。笔者近日随中国人民大学调研团访问这个非洲东南部内陆国时,看到当地政府机构、酒店、学校等仍以降半旗的方式缅怀其开国元勋,但在与津各界人士的交流中发现,他们更多的是谈论国家的未来。从另一个角度看,自2017年11月姆南加古瓦就任总统以来,我们对“后穆加贝时代”的津巴布韦仍缺少了解。此次调研时间虽然不长,但笔者对津巴布韦的认知有了很多新的变化。笔者看到的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在后殖民主义时代被西方媒体“妖魔化”的真实境遇,感受到的是他们对实现国家“大逆转”及平稳发展的渴求。

“津巴布韦的变化,国内媒体没跟上”

中国人去津巴布韦通常是在迪拜或亚的斯亚贝巴转机,落地交50美元即可获入境签证。一入关,有同行者就和当地华人向导甄女士聊起“两筐津巴布韦纸币只能换一个土豆”之类的传闻,甄女士连忙纠正说:“你们就把它当笑话听吧。2009年,津政府废除津元,改为流通美元、南非兰特等货币。100万亿面值的津币在市场上成了纪念品,估计得卖100美元。”她一边在机场专柜帮客人买当地手机卡,一边笑着说:“津巴布韦的变化,国内媒体好像跟不上啊!”实际上,“准津元(RTGS Dollar)”从今年6月起已是津唯一合法货币。甄女士还说,20多年前,她在国内一家驻津机构工作,后来辞职从事贸易与旅游行业,在当地买了一亩地,建别墅做民宿,“每次接待中国团,都得解释一下津巴布韦有什么变化”。

在津巴布韦的几天,笔者看到首都哈拉雷市郊有成片简易棚户形成的贫民区,但路上也看到许多别墅与高尔夫球场。这似乎超出很多中国人的想像。据老家在辽宁的津巴布韦中非经济文化交流中心主要负责人朱科介绍,“津是全球人均拥有别墅、高尔夫球场最多的国家之一”,几乎座座别墅都有游泳池,不过,别墅多是殖民地时期留下来、后期改建的。在哈拉雷市郊,还有一片现代购物区,时尚店、咖啡厅比比皆是,一些白人和黑人在慢悠悠地逛着。一位中企驻津机构的负责人说:“媒体往往报道津巴布韦民不聊生,但这里不少人家的生活还算惬意。”按照他的说法,在津的中资机构人员多算高薪阶层,“普通中国人在这里很轻易地就能拿到合每月8000多元人民币的薪水”,比当地教授、中层公务员的工资都要高。考虑到收入和在当地开销少,不少中国员工都愿意申请多驻津几年。

从市郊回市区,沿途常有衣不裹体、满身脏兮兮的孩童在路边嬉戏,但笔者走访当地学校时看到的又是另一番景象:即使是校舍低矮、桌椅破旧、墙壁光秃的公立学校,孩子们也穿着很有“国际范儿”的校服,而类似的穿着大多在国内的国际学校才能看到。提到教育,津巴布韦在非洲称得上典范。津长期是非洲大陆识字率最高的国家,识字率达92%。在当地华人梁云松创办的私立学校,笔者看到孩子们虽然显得瘦小,但活泼开朗,有的说“我早上给妈妈做饭”,有的还熟背乘法口诀。笔者在几个高中生班搞了个小调查,发现多数津巴布韦孩子想以后到英、加、澳等国读大学,也有20%左右的人选择到中国留学。

都说“教育改变命运”,眼前的一幕幕也代表着津巴布韦的希望。在津巴布韦大学召开的“理解中国”研讨会上,一个简易易拉宝被高效地搬运到各个会场反复使用,上面写着“教育改变人生”。在维多利亚瀑布城的莫西奥图尼亚中学,学校负责人主动要求增设汉语科目,“因为学汉语,会更好地改变国家的命运”。当地人说,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津政府也坚持把大量预算投入教育。津巴布韦民众的高素质在很多地方都有体现。如加油站前排队加油的车即使排出数百米,但秩序井然,看不到有司机插队。因为缺电,笔者参加活动时遭遇停电,但全场的人都能保持安静。在津大孔子学院成立12周年庆典上,数百名当地学生和中国人齐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学中国改革开放经验,实现国家逆转”

当笔者问当地人“为什么西方媒体常把津巴布韦描述得那么混乱,但我们亲眼所见又完全不同”时,津巴布韦大学教授派兹塞·马希礼说:“这很容易理解,2000年以后,穆加贝土地政策触犯了欧美国家的根本利益。欧美国家没有在后殖民主义时代的津巴布韦得到足够多的利益。与所有不愿意成为西方附庸的国家一样,我们遭遇了被妖魔化的命运。在所有的西方媒体中,津巴布韦总是落后、贫穷与混乱的。”

津巴布韦面积约39万平方公里,人口仅1700万。津巴布韦土地肥沃,自然资源丰富。1890年,津巴布韦沦为英国殖民地,直到1980年独立。为缩小白人和黑人的土地失衡问题,2000年穆加贝启动土改计划,决定强行征用白人农场,安置无地农民和独立战争时的老战士。但土地改革引起西方国家的制裁、援助中止,随后又导致通货膨胀、货币政策失效、经济负增长等一系列连锁反应。2008年3月津大选后,美不承认选举结果,要求穆加贝总统下台。加上当年的金融危机,内外交困下,津很快发行了面额100万亿津元的钞票。

2009年后,津巴布韦积极借助外援,经济境况有所改善,海外投资者信心开始恢复。然而,据世界银行统计,津仍有1/5的人口处于极度贫困,一半人无法正常用电。受缺粮、医疗条件落后等因素影响,津巴布韦人的平均寿命仅40多岁。当前,津最大困难仍是国内金融形势不稳定。人们一有钱,通常会第一时间去购买商品或换成外币,以抵御随时可能发生的贬值风险。津大孔子学院外方院长赫伯特·穆萨维说:“上午卖1美元的东西,可能下午就变成两美元。不过,没关系,极度困难后我们就会好起来的。”津巴布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马克切卡纳瓦说,津外债过多,财政入不敷出,被迫加税,导致市场对“津币”预期过低,贬值成为必然趋势。2017年12月,姆南加古瓦政府成立后,正努力建设“经济新秩序”,但面临的困难也不少。当务之急是,津要在短期内推行金融改革,稳定市场秩序,扩大就业。同时,津还需要更多国际援助,吸引更多的外国投资。

同很多国家一样,津巴布韦也存在腐败等问题。在津调研期间,当地官员与学者总是向调研团团长、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了解中国的反腐经验与金融政策,有的频频做记录,有的表示“会上报更高决策者”。马克切卡纳瓦教授告诉吴晓求,他认为津的确应该更加开放,打造更好的营商环境,像中国改革开放那样,实现国家的大逆转,并稳步向前发展。

中国项目给津提供巨大帮助

津巴布韦的华人告诉笔者,尽管津是人均GDP仅1100多美元的国家,但当地社会秩序相对稳定。津巴布韦华人华侨联合总会常务副会长赵科说,20多年前,他本想以津为跳板向美国发展,但没想到来津后就留了下来。“我都已在津巴布韦找好墓地了。”赵科说,“落叶归根”是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但他已决定在津定居。据了解,像他这样的华人还不少。

在津华侨华人非常关注中津关系的发展,特别是中国对津巴布韦的帮助,如近年来使用中方提供优惠性质贷款兴建的维多利亚瀑布城机场改扩建项目、哈拉雷国际机场改扩建项目等。

据中国电建东南非副总经理吴一冯介绍,中国承建了韦卡里巴南岸水电站改扩建项目、万吉火电站扩容项目等,一旦项目完工并正常运转,将会解决1/3的津电力短缺问题,直接改善津国计民生。目前,中国在津投资存量已超过20亿美元,是投资最大的国家之一。

调研期间,笔者常遇到主动用中文“你好”“谢谢”表示问候的津巴布韦人。离津多日后,笔者仍常常回忆起他们脸上的微笑。让笔者感触更深的是,作为全力推行“向东看”、力挺中国的非洲代表,津巴布韦仍被一些中国人误解,折射出中国人世界观的不均衡,更反映出中国舆论深受西方媒体对一些敢于抗争国家负面报道的影响。随着中国成为中高收入国家,中国公民更应谦虚平和,对一些欠发达国家暂时落后的境遇感同身受。(作者王文、张灏筠分别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研究助理)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30lou.cn/travel/15426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