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原创 为了加强中央集权,普京的手腕有多强硬?先罢免一个总统再说

原标题:为了加强中央集权,普京的手腕有多强硬?先罢免一个总统再说

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注定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而他的悲惨之处,也许并不在于自身能力匮乏,不能带俄罗斯走出困境。

而在于他是一个过渡性的人物,这样的人物倒霉就倒霉在,自己的行政策略使得国家爆发了一种新型的,前所未有的危机,而自己面对这个危机既无经验,又无参考,所以最终只能在一片骂声中黯然下台。

叶利钦

但是与叶利钦相反的是,普京是一个相对幸运的人物,普京执政时俄罗斯所有的危机都已经定型。这代表的所有的问题都已经摆在眼前,它不会再有太大的变化,你只需要根据前人失败的经验去解决它就行了。

所以普京的成功,我们并不只能单单理解为是一个雄才大略的人拯救了俄罗斯。我们应该理解为,一个雄才大略的人正好在恰当的时机内出现,并拯救了俄罗斯。

普京刚刚当上总统执政时,便铁骨铮铮的对外宣布:只有先存在权威,而后才谈得上限制权威。他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我将成为俄罗斯的权威,等我把你们这些意图通过分裂俄罗斯,来满足自己私欲的人全部解决了,再让人民来限制我的权威吧!

普京

那普京这句话针对的到底是哪些人呢?

因为叶利钦民主化改革的失败,所以当时的俄罗斯地方政府,与中央政府之间的矛盾冲突不断。

具体表现为,为了仿照西方国家的政治体制,叶利钦将中央政府的权力不断下放给地方政府。而地方政府的执政首脑,一旦尝到了权力的滋味之后,便不想再服从中央的管制,他们不断地贪图更大的自治权,甚至有的人还意图裂土封王,在地方上实现割据。

在这里我们不妨讨论一下,为什么自古以来古今中外政权的,中央和地方都要争夺权力?

我认为,除了权力对人极有诱惑性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权力的有限性。

怎么解释呢?

政治上的权力莫过于分为以下几种——行政权、司法权、执法权、财务权等等。

而这些权力在实行的过程中,又有一个从下到上的递增顺序。一般情况下是越往上越据权威,但越往下越是具体。

所以权力的争夺,要么是争夺更多的权力种类,要么是争同一种权力更高层次的话语权。

但权力的种类是有限的,更高层次的权力话语权也只能为少数人所拥有。所以权力这个东西,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他都是一个珍贵的稀有品。

而因为稀有,所以必然就会引来一个国家,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的争夺。

而面对这样的情况,普京自然不能答应。

但是问题就在于,政治上的对内斗争和对外斗争是不一样的。往往对外斗争是不怎么讲规则的,谁的拳头硬谁就说了算。

但是对内斗争,大家都处于同一政治阵营,这时候拳头往往不好使,而好使的是规则。

而在普京眼中,民主国家最大的规则就是宪法,宪法是至高的权威,从法理上讲没有人可以违背它。

2000年5月11日,普京写信给俄罗斯联邦内的一个共和国总统,强硬的要求他在制定本国宪法时,要符合俄罗斯联邦宪法的规定。

俄罗斯联邦区划

后来这位总统在俄罗斯的强大压力下,果然照办。

当然,做什么事情都要分为有听话的人,和不听话的人。

俄罗斯联邦内的另一个共和国总统就是那个不听话的人,他在修改本国宪法时,就明目张胆的违背了俄罗斯的总宪法。

当然,普京知道后也毫不客气,他直接撤销了这位总统的政治职务,让他下台。

而在俄罗斯已经逐步恢复的强大国力下,以及普京在俄罗斯人民中的崇高威望下,那些被整治的所谓总统也只能被迫屈服。

宪法是一个好的杀手锏,但是所有法律都必须有军事力量的直接支撑,否则法律只会是一纸空文。

普京深刻的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在用宪法打击了一系列,不听话的地方首脑之后。便立即开始了自己的军事分区计划。

首先,普京以总统的身份宣布了,俄罗斯联邦共和国必须是一个统一的联邦体。

其次,普京将整个俄罗斯联邦共和国的疆土,在原来的政治区域划分上,又将其分为七个大的联邦区。而且每个联邦区又与俄罗斯的军区相重合,这一下意思就很明显了,普京要让这些地方政府首脑们,时刻在中央政府的军事威慑之下,以保证他们不会一时头脑发热,说出什么要独立之类的疯话。

俄罗斯各大军区

在做了宪法与军事上的两手准备之后,普京又开始全面削减地方的行政权力。普京制定了许多的议案,并将其交给了俄罗斯的国家杜马(相当于国会),后来在普京的强硬手腕下,这些议案大多数被通过。

至此,俄罗斯中央政府的权威被确立了,此时的普京在对内政策上,才可以放开手脚的进行改革。

在这里我们不妨再来讨论一下,为什么在普京上台之前,俄罗斯的政治会一片混乱。

有人把混乱的原因归结于叶利钦改革,其实这不能说是不对,但是这种看问题的角度太过于狭隘。

其实从根本上讲,任何一个国家在进行重大的政治改革之时,都必然会因为旧制度向新制度的转型过程中,由于大家对新制度的体系不熟悉,不了解,所以会给很多投机分子机会。

之所以说是投机分子,就是因为他们做的事情非常无耻,但是又完全合法。

比如俄罗斯的经济寡头,以及俄罗斯的地方政治寡头们,他们能够得失的原因并不是自己违反了法治,而是自己钻了法治的空档。

所以俄罗斯出现的各种社会问题,从根本原因上来讲,是一个旧的社会无法突然适应一种新的制度,而出现的水土不服。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公社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30lou.cn/history/19522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