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原创 司马迁在《史记》中揭示了一个秘密:原来汉武帝最怕的人是他

说起谏臣我们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魏征、海瑞。前者一生上谏两百多条,后者备棺谏言。
在汉武帝时期也有一位著名的谏臣,此人就是汲黯,是历史上有名的谏臣。从小就颇为仰慕傅柏、袁盎等直言敢谏的大臣。长大为官后,他也是以二人为标榜,多次直谏,冒犯龙

原标题:司马迁在《史记》中揭示了一个秘密:原来汉武帝最怕的人是他

说起谏臣我们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魏征、海瑞。前者一生上谏两百多条,后者备棺谏言。

在汉武帝时期也有一位著名的谏臣,此人就是汲黯,是历史上有名的谏臣。从小就颇为仰慕傅柏、袁盎等直言敢谏的大臣。长大为官后,他也是以二人为标榜,多次直谏,冒犯龙颜。

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时候,打算表彰一下自己的仁政,结果被汲黯当众反驳,真的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汉武帝直接下不来台,怒而罢朝。

有同僚劝他爱惜自己的性命。汲黯又说了:“朝廷设置那么多官员,难道就只是为了整日迎合天子,阿谀奉承吗?”总之骂完天子,又把诸位大臣骂了一顿。

在《史记》中有一段记载:大将军青侍中,上踞厕而视之。丞相弘燕见,上或时不冠。至如黯见,上不冠不见也。上尝坐武账中,黯前奏事,上不冠,望见黯,避帐中,使人可其奏。其见敬礼如此。

此话大意是说,汉武帝见大将军卫青、丞相公孙弘可以稍微无礼一点,但是在汲黯面前,帽子得戴正了,衣服得穿好了,不然他都不敢见。有一次,汲黯前来奏事,汉武帝没戴帽子,赶忙躲到账内,派人准了他的上奏。由此可知,汉武帝对于汲黯还是有些害怕。

不过汲黯虽然忠心耿耿,汉武帝也评价他是“社稷之臣”,毕竟他得罪的人太多了,不仅皇帝的面子不给,大将军的面子不给。其他人未必有以上两人的度量,诸如张汤、公孙弘就巴不得他早点归西,好几次公孙弘都想治他死罪。

怎奈汲黯为官兢兢业业,挑不出一点毛病,只能判他一个免官回家,归隐田园。

但是他的官场生涯并未因此结束,过几年,国家进行铸币改革,百姓中很多人都在私铸钱币,汉武帝派了多人,屡不见效。不得不说,人嘛,等到想起用的时候,就念起汲黯的好处了,于是复诏汲黯任职淮阳太守,汲黯“遵命赴任”,果然淮阳在汲黯的打理下,开始变得清明起来,又七年后因病去世。

结语:有关汲黯还有一个成语“后来居上”,多指后起之秀,实际上这个成语说的是他对皇帝抱怨:“陛下用群臣,如积薪耳,后来者居上。”大意是说他身为朝廷的老人了,迟迟没有得到升迁,反倒是他手下的人一个个得到提拔,已经超过他了。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公社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30lou.cn/history/1938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