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编辑说 · 吴艳红 | 国家认同、文化建设、经济发展、民生改善,清朝做了些什么?

《清朝大历史》是著名清史研究学者、南开大学常建华教授立意国家认同、以大历史观整体讨论清代历史之作。全书以十六章篇幅精炼讨论了清朝如何承接明朝治统、如何进行文化建设、如何解决民生问题、如何构建基层社会、如何开疆拓土、如何处理民族关系等问题,以

原标题:编辑说 · 吴艳红 | 国家认同、文化建设、经济发展、民生改善,清朝做了些什么?

《清朝大历史》是著名清史研究学者、南开大学常建华教授立意国家认同、以大历史观整体讨论清代历史之作。全书以十六章篇幅精炼讨论了清朝如何承接明朝治统、如何进行文化建设、如何解决民生问题、如何构建基层社会、如何开疆拓土、如何处理民族关系等问题,以中国视角探讨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国家治理。

问:这本书是讲清朝的整个历史吗?是以时间为线索还是按事件或专题编排?

吴艳红:对,本书讲的是清朝的整体史。既有纵向的时间线索,比如从清朝立国到康乾盛世到帝国陨落,以历史节点串起王朝兴衰;更有横向的专题编排,从政治、经济、军事、民族、社会、文化、信仰、思想、生活、娱乐、对外关系全方位呈现清朝国家治理。作者以问题意识聚焦反思清朝的统治特色,以专题讲透清朝整体史,是极具典范意义的大历史观模式。

问:清朝作为异族统治者,在积极吸纳汉族文化维护统治的同时,为保持本民族特色做了些什么?

吴艳红:作为少数民族统治者的满族,为了保持“国语骑射”,防止被汉族同化,在居住上采取与汉族隔离的政策,形成了特有的清代北京城区的社会空间结构:最中心的是皇宫紫禁城;第二圈是皇城,为政府衙门;第三圈是内城,为八旗王公贵族集中居住的地方;最外面的第四圈,才是汉人和其他民族的集中居住地。限制内城演戏,防止满族汉化及官员奢靡。此外,清朝政府出于社会控制,采取了一系列限制娱乐生活的政策。经过了乾隆朝,关内满族风俗变化明显,由俭入奢,变朴为华,与关外满族风俗的俭朴相差更大。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关外盛京的戏曲娱乐也日趋兴盛,城市生活的娱乐性特点,浸染着满族的民族特性。

问:听说中国在清朝时就是人口大国了,为什么人口会激增?人口膨胀带来吃饭问题,清朝是如何解决的?

吴艳红:由于明清之际人口锐减,清初人口数量大概不会超过一亿人,到了清中后期,人口激增至四亿多。清代也是历史上人口增长最快的时期。康熙朝“滋生人丁,永不加赋”和“摊丁入亩”的政策,为人口猛增打开了闸门。人口增长过快,而耕地相对短缺,因此地价不断上涨,粮价自然跟着上涨。著名学者洪亮吉也觉察出了人口问题的严重性,并发表了敏锐的看法,可媲美西方的马尔萨斯。清廷面对人口的迅速增长,不断寻求对策:扩大玉米、番薯种植,解决民食不足;平抑粮价、建设仓储,保证民食;蠲免钱粮,减轻人民负担;灵活调整开矿政策,让利于民;移民政策逐渐开放,允许奉天移民,开启了清前期“闯关东”的序幕,有利于百姓生活。

问:说清朝离不了文字狱,书里有谈到吗?

吴艳红:谈到了文字狱。乾隆帝以增加国家藏书为由,大规模征求遗书,借编书来了一次文化大检查,查禁和销毁了大量具有民族、民主思想的书籍,销毁的图书几与《四库全书》收书量相当,也可以说是一场文化浩劫。尤其是在查缴禁书的过程中,乾隆帝不断以文字罪人,制造了110多起文字狱,其中胡中藻《坚磨生诗抄》和彭家屏私藏禁书案是两起大型文字狱。前者“一把心肠论浊清”的诗句被乾隆帝视为辱蔑大清,后者属高官私藏明末野史等禁书,两案牵连甚广。文字狱摧残了文化,禁锢了思想,不仅是统治者性格猜疑所致,更与异族统治的虚弱心理密不可分。清代的学术以乾嘉学派为代表,一定程度上是文化人在政治高压下不得已的做法。

问:影视剧里,清朝八卦俯拾皆是。很好奇,这本书里也有八卦吗?

吴艳红:还别说,这本正经讲正史的著作还真有八卦。附录集中讲了清初“四大疑案”,诸如太后下嫁、顺治出家、雍正继位、乾隆身世。它们可不像清宫剧里演得那么狗血。真相多与漫无边际的演绎相左。答案虽然非此即彼,但重要的是论证过程。这正是历史研究的魅力所在。历史虽然远去,但留下许多蛛丝马迹,历史学家凭借广博的知识以及严密的思辨,顺着线索逼近史实,这个过程是见仁见智、精彩非凡的。读者顺着这些线索摸索过去,也会有发现真相的乐趣。

吴艳红

中华书局上海聚珍文化编辑。《近代中西医的博弈——中医抗菌史》、《西医来华十记》、《食色里的传统》、《唐诗分类品赏》、《燕国八百年》、《解读张爱玲:华美苍凉》等书责编。

链接待加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公社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30lou.cn/history/19377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