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原创 二战德军装甲兵很拉风?看这些坦克惨状,就知道战争有多残酷

原标题:二战德军装甲兵很拉风?看这些坦克惨状,就知道战争有多残酷

二战中,如果要说哪国的坦克最为出名,相信很多人都会第一时间选择德国。虎式、豹式、军马、三号……都是至今为军迷们所熟知的代表。更不用说大名鼎鼎的鼠式超重型坦克与虎王、猎虎一流的庞然大物了。然而,在盟苏双方的协同并进之下,这个曾用“闪电战”战术,打垮数个欧陆国家,称霸一时的战术强国,最终在独裁者的哀嚎、咆哮之中,化为了历史的尘埃。而那些曾让盟军、苏军无比畏惧的战车,要么是静静地躺在各国的博物馆中,要么便是化作废钢铜水,回炉重造。还有的,更是被胜利者用作靶子,来测试新式装甲车辆的效率。

▲法莱斯战役中被德军所遗弃的四号坦克。几名加军士兵正上前查看。

▲一辆被遗弃的象式坦克歼击车。注意其正面车体标有“152,D-1200”的标记。表明该车在1200米的距离遭到了重型榴弹炮的直瞄轰击。下图则是1944年3月参加安奇奥-内图诺战役的国防军653重装歼击营的象式坦克歼击车,战术编号134,即第1连3排4号车。

▲位于德国本土的一个坦克修理厂遭到盟军的轰炸。从前到后分别为三号坦克、四号坦克以及豹式坦克,都已无法动弹。

1945年3月14日,加军第61反坦克炮兵营于雷赫瓦尔德(Reichswald)所击毁的猎豹坦克歼击车,几名加军士兵正上前查看。该车是基于豹式坦克底盘改进而来,搭载一门88毫米反坦克炮,正面有一定倾角,综合性能尚佳。

▲1945年于鲁尔地区作战的第654重装歼击营下属猎豹,战术编号“212”。

▲同样是遭受盟军空袭的德军坦克工厂。可见成批炮塔、底盘都在大轰炸中化为一团团无用的残骸。照片中央还有一辆车体完工的猎豹,还未能装上火炮便化成了废铁。

▲来自宾州钱伯斯堡(Chambersburg)的列兵——大卫·怀斯正与战友挎在自己的哈雷摩托上休息。正前方便是一辆被击毁的豹式坦克。

▲1944年8月,诺曼底的法莱斯口袋,党卫军“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所用的黑豹A型坦克,归属该师第12装甲团所用,战术编号“325”。

▲1944年末的“莱茵河卫兵”(即阿登攻势)中被盟军反坦克炮火“还原”回零件的四号坦克。估计是被命中弹药架后,车体发生剧烈殉爆。没有一名车组成员活着逃出来。

▲1944年12月的阿登战役中,第9装甲掷弹兵师所用的四号J型坦克。造型为初期样式,全车涂有防磁的齐默尔涂层,为防止“巴祖卡”火箭弹还配有裙板,顶部装有一挺MG34防空机枪。战术编号“824”。

▲1944年7月末的“眼镜蛇”行动中,于龙塞(Roncey)一带为盟军所毁党卫军“帝国”师工兵车队。照片中有一辆翻车的Sd.Kfz.251,同时还有一辆被毁的四号坦克(编号779)。除此之外,照片正中还有一辆车体中弹的Sd.Kfz.251(编号104)。更多的机械化装备散落各处,混乱不堪。

▲1944年12月30日,比利时格朗默尼勒(Grandmenil),一名美军第75步兵师第289步兵团的士兵正在检查被击毁的豹式中型坦克。该车隶属党卫军第2“帝国”装甲师。

▲被苏军彻底摧毁的三号突击炮G型(StuG 40 Ausf.G)。其车体正面未见有弹痕,很有可能是被侧面击穿后引发弹药殉爆所为。

▲三号突击炮G型(早期型号),1943年末的乌克兰地区。

▲武装党卫军第101重装营的007号虎式坦克残骸。车长为德军王牌米歇尔·魏特曼。死于1944年8月8日盟军舍布鲁克燧发枪手团于圣艾尼昂·德拉克梅斯尼一带的伏击中。近年来,“台风击毁说”“萤火虫击毁说”都相继被证实错误。是一辆75毫米炮的谢尔曼击穿了107号虎式尾部燃料箱,引发起火波及弹药架后,造成车体殉爆,无一人幸存。

▲为了不使鼠式坦克落入苏军之手,德军用成批的炸药,将这辆超重型坦克化为了一团残骸。但经过一番修复,现如今我们还是能在库宾卡看到它当年的英姿。

本文为筑垒地域原创作品,主编原廓,原著北部湾。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公社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30lou.cn/history/1575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