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赵永升:马克龙外交思路辨析

法国总统马克龙近期在主持一年一度的外交使节会议时表示,“我们正经历西方霸权的终结”,“新兴国家的政治想象力,远超过今天的欧洲人”,他的这一番讲话在全世界引起广泛关注。
笔者注意到国内不少文章在翻译马克龙讲话时,都将“我们正经历西方霸权的终

原标题:赵永升:马克龙外交思路辨析

法国总统马克龙近期在主持一年一度的外交使节会议时表示,“我们正经历西方霸权的终结”,“新兴国家的政治想象力,远超过今天的欧洲人”,他的这一番讲话在全世界引起广泛关注。

笔者注意到国内不少文章在翻译马克龙讲话时,都将“我们正经历西方霸权的终结”前面的限定词“可能”漏掉了。实际上,法国乃至西方许多政治人物在公开场合讲话中常有夸大其词的表现。这也是基于演讲的口头表述筛选制度的一个弊端。因此,不管原文有没有谈及“可能、也许”,在转换成汉语时都应该注意乘上一个可信度系数。

纵观各项指数表现,以美欧为代表的“西方阵营”依然在很大程度上掌控着这个世界的命脉,但另一方面,中国、俄罗斯和印度等新兴大国作为“逐渐摆脱西方霸权过去灌输给他们的‘哲学文化’”的国家,其作为制度性的挑战力量给法国这样传统上对自身文化有优越感的国家内心带来的冲击可想而知。之所以一些西方精英近些年来时有发出强调新兴国家崛起力量的声音,在世界范围内能够获得不小的关注度,正是由于它巧妙地满足了发达国家部分人群希望低估其自身经济与综合实力、借此少承担国际义务的心理;与部分人群对西方优越感丧失,未来充满不确定性的焦虑产生共鸣;同时也契合了新兴国家希望自身经济与综合国力进步得到更多国际认可的心理。

当然,与表达对西方霸权前途的忧虑相比,马克龙更多地在借此抨击作为盟友的美国在多项政策上的失误,及其对像法国这样忠实盟友的不负责任;同时也是意在全球化退却,西方群龙无首的情况下,进一步夯实法国在欧盟的主导地位,乘势强调自己对法国及欧盟外交的新思路。

欧洲一些政界人士和学者认为,原先由美、苏构成的“旧二极”冷战格局瓦解后,已持续三十载的美国“单极”格局,正被由中美两国构成的“新二极”世界格局所打破,他们认为,欧洲国家不应再次落入“二极”的股掌之间,而应通过“合纵”的办法,破解“新二极”格局,进而建立由欧盟加入其中的“新三级”国际框架。

因此我们看到,在对驻外使节讲话中,马克龙对法俄关系着墨颇多。尽管他认为中俄不断崛起将削弱西方霸权——“中国正处于世界前列,俄罗斯也取得了巨大的战略成功”,但对中俄是分开对待的:中国显然是正在崛起的一个巨人,未来要胜过美国的国家;而俄罗斯则是一个可以被拉拢作为制衡方的国家。作为文化上的同源体,欧盟应更多强调“大西方”的概念,从前将俄罗斯从欧洲赶走是一个巨大的战略错误,欧盟应反思与俄罗斯关系,以免被困在“美俄之间的战略斗争中”。而印度也是同理。

我们看到,与刚上台前后被认为是零碎的、不成体系的诸多举措相比,马克龙的外交思路正在变得清晰,中国虽然被认为是一个“制度性”的挑战,但同时也是一个必须正视的存在,构筑多边主义世界格局中不可忽视的力量。法国的这种心态变化,是我们有必要加以重视和研究的。(作者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公社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30lou.cn/culture/1588074.html